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侧卫 >

苏-35“超级侧卫”战斗机近况

发布时间:2019-06-26 01: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8年2月刊的《作战飞机月刊》杂志(Combat Aircraft Monthly)上,原作者是彼得•布托沃斯基(Piotr Butowski)。布托沃斯基先生是一位波兰航空专家,也是多本航空杂志的特约作者,他对俄罗斯航空工业有长期的研究,其研究成果为各种渠道所引用。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作战飞机月刊》杂志对苏霍伊设计局的苏-35战斗机进行了关注——这是一种日益受到重视的战斗机,因为其在俄军中的服役历程证实了自身的价值。”

  刚刚抵达位于利佩茨克的第4战斗应用和飞行人员再培训中心的“红色03号”苏-35S战斗机

  在2003年的迪拜航展上,俄罗斯方面宣布要启动苏-35项目。我们再把目光“快进”到2017年,在这一年11月的迪拜航展上,苏-35已经是以一款成熟战斗机的面貌出现了,它不仅为俄罗斯空中力量和中国空军进行了批量生产,而且已经在叙利亚参加了实战。

  就在2017年迪拜航展之前的几个星期,苏-35S战斗机在完成了所谓的“国家评估”之后,从俄罗斯空天军(VKS)那里获得了其“合格证明书”。“红色58号”苏-35S战斗机(注册号RF-81746已被移除)现身迪拜是有一定意义的,因为一直有传闻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对这些崭新的“侧卫”感兴趣。

  除了给出“谈判还在继续”这种一般性的陈述之外,俄罗斯官员拒绝就阿联酋可能购买“侧卫”一事发表评论。

  俄罗斯负责军火工业的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Dmitry Rogozin)亲自来到了迪拜,并接见了阿联酋武装部队副总司令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还让后者近距离观看了苏-35S战斗机。

  俄罗斯人在这笔生意中有很强的竞争力。尽管有当前的升级计划,但从长期来看阿联酋还是需要更换其幻影2000-9战斗机。是否能够获得F-35的问题也是阿联酋正在密切关注的问题之一,特别是在以色列方面于2017年12月初宣布其“Adir”(即以色列为F-35“闪电Ⅱ”战机取的希伯来名称,意为“强大的”)获得了初始作战能力之后。在航展开幕前夕,美国空军副总参谋长史蒂芬•威尔逊(Stephen Wilson)证实,美国政府已经在考虑向中东地区的盟友提供F-35战机。随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阿联酋签署了一份价值16.5亿美元的合同,内容为升级阿联酋空军的F-16E/F“沙漠隼”战斗机。

  苏霍伊设计局的苏-27M战斗机——这是苏-27战斗机的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改进型号——早在1988年就问世了。早在上世纪90年代,这种改进型战机就被赋予了“苏-35”的代号并打算用于出口,但没有成功。苏-27M的引人注目之处在于其开创性地采用了一系列新设计,包括带有鸭翼的新型空气动力学外型、相控阵雷达和推力矢量发动机。所有这些特点后来都运用到了苏-30MKI战斗机及其衍生型号上。然而,苏-30MKI战斗机是伊尔库茨克工厂的产品,在俄罗斯航空资产剧烈动荡的那段岁月中,伊尔库茨克工厂成了一家私人公司,即今天人们所熟知的“伊尔库特公司”。另一家生产苏-27的飞机厂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该工厂仍然是俄罗斯国有的,其倾向于生产外形类似苏-27SK且“配置”更简单一些的战斗机,同时为中国生产苏-30MKK/MK2等战斗机及其衍生型号。

  从外观上来看,苏-35与苏-27是很相似的,其中最重要的特征变化是前者取消了机背上的大型空气减速板,并通过方向舵的差动偏转来实现空气制动作用

  当新苏-35在2003年出现时,其并非仅仅是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工厂对伊尔库茨克工厂的苏-30MKI的回应,但它看上去确实恢复了共青城厂的竞争力。此外,由于这款新飞机当时仅用于出口,因此整个项目完全由苏霍伊设计局及其合作伙伴投资完成。2008年2月19日,首架样机苏-35-1“901号”首飞,紧接着,第二架苏-35-2“902号”于2008年10月2日加入了试飞计划。

  这是第二架制造的苏-35战斗机“902号”,照片所示为该机于2008年10月首次试飞后返航的情景

  尽管在早期评估中光芒四射,但客户却迟迟没有出现。最终,俄罗斯国防部在2009年8月的莫斯科航展上加入了苏-35S项目,并订购了48架样机。俄罗斯空天军的结论是,由于价格高昂的第五代战斗机太贵了,因此只能换装10个歼击机团,每个团只装备36架五代机(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空天军目前拥有同样数目的“侧卫”作战部队)。因此,需要另一款比苏-57(PAK FA)更简单、更便宜的战斗机。尽管如此,这款飞机仍然需要满足至少3000千米的航程要求,这就把轻型战斗机排除在外了。最终,苏-35将和苏-30SM一起,成为未来俄罗斯战斗机部队中苏-57的补充力量。

  2011年5月3日,第一架按照俄罗斯空天军要求打造的苏-35S-1——同时也是第三架参与试飞的苏-35样机——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进行了首飞。航电集成的问题拖延了初期的测试进度。事实上,正如前面所讲的那样,苏-35S直到最近才完成了第二阶段的“国家评估”,这意味着它完全符合了合同签订方(即俄罗斯当局)所提出的要求。适当的文件已于2017年10月2日签署。

  利佩茨克战斗训练中心的“俄罗斯猎鹰”(Sokoly Rossii)飞行表演队的苏-35四机编队,苏-35这款战机采用了全新的四余度数字式电传飞行操纵控制系统

  尽管如此,早在几年前苏-35S就开始向俄罗斯空天军的有关部队单位交付了。2014年2月12日,在交接仪式上,首批12架飞机被交付给第一支装备苏-35S的作战单位——驻扎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Dzyomgi空军基地的第23歼击航空兵团(Istrebitelnyi Aviatsionnyi Polk,IAP)。2015年7月,苏-35战机开始交付驻扎在符拉迪沃斯托克Tsentralnaya Uglovaya机场的第22歼击航空兵团。接着,在2016年12月,苏-35装备了驻扎在芬兰边境附近卡累利阿地区Besovets机场的第159歼击航空兵团。

  2015年12月,俄罗斯又订购了额外50架苏-35S,从而使订单总数增加到了98架。这批飞机中的前10架在2016年11至12月部署到了卡累利阿地区的Besovets机场,其中4架很快就被派往叙利亚,替换了已经部署在此地的4架苏-35。截至2017年12月,俄罗斯空天军共装备了68架苏-35战机,其中在Dzyomgi基地装备了两个中队,在Tsentralnaya Uglovaya机场和Besovets机场各装备了一个中队,其余的则在阿赫图宾斯克(Akthubinsk)和利佩茨克(Lipetsk)的评估中心里。

  在2015年11月俄军的一架苏-24被土耳其的F-16击落之后,俄罗斯在2016年1月下旬向叙利亚派出了4架苏-35S战斗机,目的是加强其战斗机护航兵力。在叙利亚参战的空勤人员是轮流转换的,旨在让各个苏-35中队都获得实战经验。

  这架苏-35S在执行完任务后在跑道上滑行时,尾喷管中的气流将两个减速伞吹得鼓了起来

  除了R-27和R-73空对空导弹之外,新“侧卫”还被观察到挂载了新型R-77-1中程空空导弹。人们有时还会看到这些飞机挂载着250千克重的“铁炸弹”,不过虽然俄罗斯方面声称苏-35S使用了空对地制导武器,但尚没有影像资料证据出现。在叙利亚参战的苏-35在飞行时通常挂载着“希比内”(Khibiny)干扰吊舱。

  在叙利亚的部署确实使苏-35飞行员能够在复杂的战场环境中作战,但这也是为这款战斗机打出的一条有用的广告——而且这很可能才是主要目的。的确,实际上大多数任务足可以由上一代攻击机和直升机来完成。

  苏-35S已经被定期部署到了叙利亚,此举可以视为是对这种新型“侧卫”的有效展示

  俄罗斯方面计划在未来3年内每年制造并交付10架飞机,从而在2020年完成苏-35S的交付工作。等到了那个时间点(2020年)上,俄军预计将转向采购苏-57战斗机,该机同样是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生产的。

  有一点是肯定的——计划可能会改变。事实上,据《作战飞机月刊》杂志预计,“第二阶段”的苏-57要么姗姗来迟,要么会非常昂贵,因此可能会导致俄军方采购更多的苏-35。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飞机厂要想生存下去,则每年至少要生产20架战机。如果苏-57没有作好投产的准备,而且如果苏-35的出口订单数不足的话,那么俄军方采购更多的苏-35将是不可避免的。

  人们对苏-35已确定的出口订单予以了密切的关注。在经过十年的谈判之后,第一份期待已久的向中国出口24架苏-35的合同于2015年11月签署。据报道,俄罗斯不希望向中国出售的飞机数目在48架以下,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显然希望获得数目尽可能少的飞机。据推测,也许中国方面只是想获得苏-35的技术。

  首批4架苏-35于2016年12月飞抵中国,紧接着又有10架苏-35在2017年交付中国,最后的10架将在2018年交付。这些飞机是以“基准配置”交付的,然后整合了中国的特殊设备和武器。为数不多的有关中国空军的苏-35的图片显示,从外部来看,它们只是在天线方面与俄罗斯自用版本有微小的不同。

  另一笔订单可能会来自阿联酋,实际估计采购量在12至24架飞机之间。印度尼西亚计划采购的数量较少——仅有11架战机,而且印度尼西亚政府已经在2017年夏天批准了这一军购计划。其他潜在的客户,如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已经终止了采购意向。早在2009年,利比亚采购12架苏-35战机的雄心还处于一个不断上涨的状态,但随后爆发的动乱让这一切变成了镜花水月。

  不断有迹象表明,阿联酋可能会购买少量的苏-35——这将是一个颇受欢迎的苏霍伊战机新市场

  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尤里•鲍里索夫(Yuri Borisov)在2017年8月告诉俄罗斯电视台说:“在叙利亚的战斗中,苏-35获得了最好的成绩。”大概是为了解释一下,鲍里索夫接着又补充评价说:“即使与‘第一阶段’的苏-57相比也毫不逊色”。事实上,苏-35与苏-57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机体,后者在设计上为了进行超音速巡航飞行和机动而进行了优化,并采用内部武器舱来帮助获得更小的雷达散射截面积(RCS)。这两款飞机都是在相同的生产设备上生产的,采用了相同的生产工具,所以生产标准也是相似的。这两款战机采用的发动机实质上也是一样的,只有使用了新一代“产品30”发动机的升级版苏-57才会在性能上有明显的改善。这些发动机也可以很容易地装配到苏-35上。二者在作战航电设备方面的主要区别是苏-57采用了N036“松鼠”有源相控阵雷达,而苏-35采用的则是N135“雪豹”无源相控阵雷达。这两种战斗机使用的“武器套件”实际上是一样的。

  事实上,苏-35的研发与苏-57的研发是并驾齐驱的。这两种战斗机都采用了全新的“留里卡”AL-41F1发动机,这是AL-31F发动机的全面升级版本,唯一的区别是苏-35的AL-41F1S(“产品117S”)有其自己的控制系统,而苏-57使用的AL-41F1(“产品117”)则通过飞机的飞行控制系统进行控制。AL-41F1S发动机的最大干推力(译者注:所谓“干推力”通常是指非增压推力,即不使用加力后燃器或燃油喷射燃烧时产生的推力)为86.3千牛,加力推力为137.3千牛,应急推力为142.2千牛。苏-35的内油量高达11500千克,这足足比苏-27多出了22%!

  在一次展示飞行期间,这架苏-35的两台AL-41F1S(“产品117S”)发动机正处于全加力状态。苏-35推力矢量的敏捷性简直超凡脱俗

  苏-35的“大脑”被整合在了KPrNO-35瞄准导航综合系统之中,这里的“KPrNO”是俄文“瞄准导航综合系统”转译为拉丁文后的首字母缩写。俄罗斯空天军的版本采用的是KPrNO-35S瞄准导航综合系统,该系统通过一部集成了两台Baget-53计算机的中央计算系统进行控制。苏霍伊设计局负责系统集成,这是一个创新,因为在过去,火控和飞行导航系统都是由相关的设备公司整合的,或者说通常是由拉缅斯科耶仪器仪表设计局(RPKB)在苏霍伊战斗机上进行集成的。苏-57在研发中也采用了类似的由苏霍伊设计局主导的方法。

  在驾驶舱内,飞行员面对着两台15英寸的MFI-35多功能显示器和一台KAI-35平视显示器,这些显示设备全部由拉缅斯科耶仪器仪表设计局提供。在飞行员左膝处有一个较小的MFPI-35M控制面板,用于显示次要信息,如武器状态、发动机数据和飞机系统数据等,该控制面板也是由拉缅斯科耶仪器仪表设计局提供的。平视显示器下方有一个小面板可以向飞行员提供目标和导航数据。

  通常情况下,对于苏-35这样一架俄罗斯战斗机而言,其飞行员有三套空对空瞄准传感器:雷达、红外搜索和跟踪装置(IRST)、头盔瞄准具(HMS)。由提赫米洛夫仪器制造研究院(Tikhomirov NIIP)研发的N135雷达是Sh135“雪豹”系统(出口型为“雪豹-E”)的一部分,该系统还包括“希比内-M”电子对抗套件和敌我识别系统(IFF)。N135“雪豹”雷达是苏-30MKI上的N011M“豹”(Bars)雷达的升级型号,并采用了无源相控阵体制。苏-35上的敌我识别问询器位于机翼前缘,采用了有源相控阵体制的传感器阵列。与其前身相比,“雪豹”雷达的优势包括范围更宽的工作频率、更广的角度搜索区域(搜索方位角可达正/负125度)、更远的探测距离(由于采用了功率更强大的发射机)和更强的抗干扰特性。这款雷达拥有足够大的孔径,可以在50千米的距离上分辨出一群飞机中的目标个数;“雪豹-E”雷达据报道则可以分辨出相距50至100米的目标。“雪豹”雷达能够边扫描边跟踪多达30个空中目标,并可以准确地连续跟踪其中的8个——准确度足以同时用主动雷达制导的中程空空导弹与这些目标交战。战机还可以同时使用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对2个目标发起攻击(需要用雷达对目标进行照射)。在空对地模式下,“雪豹”系统能够同时对4个地面目标发起攻击。

  “雪豹”雷达的一个有趣的特点是所谓的“远程探测”模式,即在狭窄的区域内使用峰值功率进行探测。在这种情况下,其对战斗机大小的目标的迎头探测距离可达350至400千米,尾追探测距离也可达到150千米。

  OLS-35红外搜索和跟踪装置包括使用普通光学模块的中距红外和电视摄像机,以及激光测距仪和目标指示器。反射镜的扫描方位角为水平方向正/负90度,上下为负15度至正60度。对苏-30战斗机大小的目标,该系统的尾追探测距离为90千米,迎头探测距离为35千米。该系统可同时跟踪4个空中目标。苏-35战斗机还可以挂载KOEP-35瞄准吊舱执行对地攻击任务。与实际上是一个“国际化项目”的苏-30MKI相比,苏-35完全采用了俄罗斯国产的设备,因此其不会受到种种西方出口规定的限制。当然了,由乌克兰阿森纳(Arsenal)公司制造的“苏拉-M”(Sura-M)头盔式目标指示系统在乌克兰停止交货之后自然是无法继续使用了。现在,一套由俄罗斯制造的类似系统已经被用到了苏-35上:NSTs-T型头盔瞄准装置原本是由俄罗斯机电自动装置设计局(Elektroavtomatika)为雅克-130战斗/教练机研发的,该系统现在已经针对战斗机进行了改进,其衍生型号NSTs-T-04就适用于苏-35战斗机。

  针对苏-35所做的其他细微改进包括将两台发动机之间后梁上的2具(全机共有6具)诱饵/热焰弹发射装置进行了重新布置——从飞机后机身的顶部转移到了底部。原先后梁上发射装置开口的地方已经涂上了一种类似橡胶的材料,可能是雷达波吸收剂。风挡玻璃上的除冰系统已经从电加热改为了酒精喷雾式,保护进气口底部的格栅也发生了改变。

  苏-35拥有一套非常复杂的自身防御系统。L150(SPO-23)“粉彩”(Pastel)雷达告警系统在俄制飞机上有广泛的使用。苏-35采用的“粉彩”雷达告警接收机还增加了毫米波接收器模块,以提高精度。

  SOER(这是俄语“光电侦察系统”转译成拉丁文后的首字母缩写)告警系统包括6具红外线SOAR(这是俄语“来袭导弹探测装置”转译成拉丁文后的首字母缩写)导弹逼近告警传感器:1具用于前向观察,安装在IRST装置附近;1具用于后向观察,安装在驾驶舱后面的机背上;2具安装在前机身的两侧;还有2具传感器(1具前向观察、1具后向观察)安装在机鼻下方的一个小“凸起”中。这些传感器对便携式防空导弹的识别距离为10千米,对空对空导弹的识别距离为30千米,对大型地对空导弹的识别距离为50千米。飞机上还装备有一套激光子系统,该系统由安装在前机身两侧的2台SOLO(这是俄语“激光照射检测装置”转译成拉丁文后的首字母缩写)激光告警传感器组成,可以在30千米的距离上探测到对本机进行跟踪的激光测距仪。“希比内-M”电子对抗套件可以自动“绑定”到各种传感器上。此外,苏-35还配备有一套UV-50诱饵/热焰弹发射系统,该系统由6部14管的50毫米BV-50发射器组成,安装在发动机喷口之间的“尾锥”上。在早期的苏-35上,所有6部发射装置都是向上发射的,但是在现在生产的苏-35中,最外面的2部发射装置被改成了向下发射。

  AL-41F1S发动机的推力矢量喷口,还可见尾锥上的诱饵箔条/热焰弹发射装置,以及电子战套件的传感器

  我们再来看看攻击系统方面。苏-35拥有12个外挂点,可挂载高达8000千克的武器和装备。最近进入俄军服役的新型空对空武器包括远程的R-37M导弹、中程的R-77-1导弹和近程的R-74M导弹。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是远程的R-37M导弹,之前的苏-27/苏-30系列战斗机并未使用过这个级别的导弹。R-37M导弹(用于出口的型号代号为RVV-BD,这是俄语“远程空对空导弹”转译成拉丁文后的首字母缩写)在2011年首次由米格-31试射,并于2014年初完成了国家验收。这款导弹的最大射程为200千米,据报道它至少可以在40千米的距离上锁定雷达散射截面积为5平方米的目标。苏-35可以挂载4枚R-37M:2枚挂在发动机之间,另外2枚挂在机翼内侧的挂架上。在苏-35可以使用的空对地武器中,包括新式Kh-31PM和Kh-58USh反辐射导弹、Kh-35U和Kh-59M2A反舰导弹、“通用的”Kh-38M空对地导弹(该导弹可采用不同的导引头),以及250千克、500千克和1500千克重的制导炸弹。

  总的来说,苏-35是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战斗机,具有优良的、全方位的、多重的战斗力。无疑,它将成为一款与苏-57并肩战斗的飞机,并且有可能为那些希望取代老式“侧卫”机队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可靠的解决方案。不过,苏-35是否能打入俄罗斯战机出口的新市场仍然值得怀疑。

http://forexteach.com/cewei/13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