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侧卫 >

从双座侧卫到双座侧卫?我雾都雄鹰列装歼16替换苏27

发布时间:2019-06-01 13: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今天凌晨林虎将军辞世的消息,在军迷圈特别是关注人民空军的军迷群体里引发了很大震动。这位人民空军前副司令员的形象,因在肖云老师的《日落共青城》一书中被刻画的十分生动鲜活而非常深入人心,为中国空军现代化建设所做的主要贡献——引进苏-27、力挺歼-10和强化飞行训练标准等,也因此为人津津乐道。

  但说到这位有着一半俄罗斯血统的人民空军将领,其最广为人知也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都与中俄军事合作,特别是与引进苏-27/30歼击机有关。本篇文章讲述的,正是一支飞行部队自新世纪改装苏-27以来,从平凡到精锐的成长历程,成文仓促,暂且作为对老人家的一份追思。

  1969年,在全军紧张备战的大背景下,为加强西南地区防空力量,一支装备米格-15战机的飞行团(当时还称为飞行大队),随所在师从湖北移防到有着“雾都”之称的重庆,该部从此与“雾都雄鹰”这一光荣称号结缘。

  3年后,该团改装国产歼-6战机,“雾都雄鹰”驾驶着它们先后完成了高原机场驻训、对越前线轮战等任务。但当新世纪到来的时候,这些已经服役近30年的老兵们已经难以完成保卫西南天空的重任,即使和一个师里的兄弟团相比都……人家好歹从1984年开始就用上歼-7II了。

  注意机务正准备给歼-6外挂高阻航弹,“雾都雄鹰”的歼-6后期经常训练对地攻击科目

  2000年年初,一道来自空军党委的命令,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未来。从2000年12月到2002年10月,陆续降临雾都的28架苏-27,让“雾都雄鹰”一跃成为全军第三支,也是成都军区空军第一支装备三代机的部队。有趣的是,这些苏-27是清一色的双座型苏-27UBK。

  这就得说到1996年我国引进苏-27生产技术的事儿了。由于当时苏-27的单座和双座型分别由共青城厂和伊尔库茨克厂生产,考虑到这俩厂和我们关系的亲疏远近,以及双座机需求量相对较小的因素,所以为了压缩合同成本,当时中俄双方只签订了引进单座型生产技术的协议,并没有进口双座型飞机的散件,以及制造其特有机体部件(如机头部分和垂直尾翼)所需的工装设备。

  当然,组装出来的苏-27SK——也就是被部队称之为“国苏-27”的歼-11,送到部队后那也是要搭配双座机使用的,所以我国还是从伊尔库茨克直接引进了一批苏-27UBK整机。

  那年月伊尔库茨克正穷着,刚把18架在苏-30基本型(国土防空军远程截击型)基础上加点扔激光制导炸弹能力的苏-30K忽悠给印度,正在紧锣密鼓地造苏-30MKI原型机准备干一票大的。钱不嫌多,28架苏-27UBK的单子正好能在苏-30MKI投产前让大家都有活干,所以接单生产的速度很快。

  那么问题来了,我军前两支苏-27部队的单/双座机比例分别是20+6和18+6,那么买这28架苏-27UBK就对应着近90架歼-11。这么大的单子,厂家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两年搞定的(共青城的散件都交不了这么快),所以得先把这些苏-27UBK集中交付给一个部队,这样每组建一个新的歼-11单位时,从这个部队抽调6架苏-27UBK过去,并补入6架歼-11。

  比如空1师改装歼-11时,其双座机就来自“雾都雄鹰”,飞这些飞机一直用到他们改装歼-11B的前几年。

  这种交付和改装模式,也使得“雾都雄鹰”成为空军这批新换装苏-27的部队中责无旁贷的“种子部队”。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还是这批部队中之前唯一在使用一代机的部队。跨越式改装,一点不夸张。

  所以和苏-27UBK一同到来的,还有时年40岁的新任师长张义瑚。1992年,时任团长的张义瑚带队改装苏-27,为中国空军打开了三代机时代的大门。1999年国庆50周年阅兵式上,已经走上副师职领导岗位的张义瑚,担任受阅苏-27歼击机梯队的地面指挥,见证了中国空军第三代战斗机首次亮相阅兵场。

  此番把他跨军区调来担任“雾都雄鹰”所在师的新“掌门”,主抓从歼-6到苏-27的跨越式改装工作显然是重中之重。除了显而易见的技术跨代之外,长期装备一代机而导致训练模式过于粗放简单、不够正规化制度化的问题,是新机形成战斗力最大的拦路虎;这也是让这位全空军经验最丰富的三代机部队指挥员来主抓改装的期盼所在。

  训练的正规化制度化,涉及到组织、管理、内容和保障四个大方面。以最为基础的起降训练举例来说,在歼-6时代,指挥员往往要求飞行员在着陆时严格“压中心线的部队早期也在机械照搬这一标准。

  甚至出过部分领导要求机务官兵用肥皂水擦洗飞机“出本色”的笑线在维护时就没有这样的形式主义举动,反而不乏“脏兮兮”上天的情况。“雾都雄鹰”在制定苏-27维护标准时,简化了放飞单上对飞机外观涂装的要求,强化了对机载设备的检查标准,并将领导负责制落实到每个机组。

  但作为一名曾在俄罗斯受训的苏-27尖子飞行员,张师长的最大优势就是深知谁是更适应三代机时代的人。2003年,一个年轻飞行员从航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雾都雄鹰”的兄弟团飞歼-7B,仅仅3年后,他就被师里破格选进“雾都雄鹰”改飞苏-27——

  又过了10年,这个年轻飞行员不仅在“金头盔”自由空战竞赛性考核中,达成先后三次折桂这一史无前例的成就,更是成为了“雾都雄鹰”的新“鹰王”,乃至成为了新“八一勋章”候选人的一员——这代表着的可是整个中国空军航空兵。

  没错,他就是现在已经改组为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雾都雄鹰”的旅长——蒋佳冀空军上校。

  今天我们都知道了,“南霸天”换装了苏-35,“雾都雄鹰”换装了歼-16——这都是被做成专门的短片被空军权威单位发布展示的重点型号。祖国和军队不会忘记忠于祖国报效军队的他们,矢志打赢的他们都有着光明的前途。

  2017年的“金头盔”与“红剑”,“雾都雄鹰”均未参加。对已经走上领导岗位的蒋佳冀来说,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能不能拿到下一顶“金头盔”,而是如何把当年张师长带队改装苏-27的经验,融入到这一轮改装中去。虽然看起来与苏-27UBK大差不差,但作为三代半战机,歼-16系统先进复杂,作战模式丰富多样,使得改装涉及的专业知识也是海量增加。幸好,蒋旅长带队的这一步走的很稳。

  尽管“雾都雄鹰”并非首个列装该机的作战部队,但跨越式改装的经验与成熟的三代机组训模式,却让该部改装歼-16的进度反而赶超了更早接装该机的其他战区空军兄弟部队。这也是在空军本次发布的歼-16宣传片中,部分场景选择在“雾都雄鹰”拍摄的重要原因,也说明了空军对该部的重视与肯定。

  作为西部战区空军目前唯一换装三代半战机的部队,“雾都雄鹰”能有这样的战斗力生成速度,自然让人放心。歼-16在定型试验中已经进行过高原测试,相信改装后的“雾都雄鹰”再次在高原亮相的场面也为期不远了。对苏-30MKI形成全面技术优势的歼-16全面形成战斗力,将是高原天空中的一颗十分重要的砝码。

  为“雾都雄鹰”今日的辉煌奠定基石的张义瑚老师长,如今已经是中部战区副司令员了。而按照实战化要求,2017年7月30日沙场大阅兵的受阅空中梯队,皆由中部战区空军某空防基地进行指挥调度。时隔18年,张义瑚将军两次参与阅兵空中梯队的指挥,差别并不仅仅是中国空军的“顶级法宝”从三代机变成了四代机,更在于作战体系的从无到有的组建和从弱到强的升级。

  也许张副司令当年的老团队改装歼-20的时候,也会像如今同时装备歼-20和歼-16的那两支部队一样,学着验证一下“混搭才是最美味”的道理——那也说不定。(作者署名:扬基帧察站)

http://forexteach.com/cewei/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