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侧卫 >

侧卫第二季——苏-35和它的兄弟们

发布时间:2019-06-01 13: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如今,苏霍伊设计局的苏-27战斗机已经服役超过30年,早已证明自己是一种极佳的作战平台。该机的各种升级型号在未来几十年里仍将保持俄军装备数量最多的头衔。

  苏霍伊公司的负责人米哈伊尔·西蒙诺夫曾经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认为我们是在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或波音公司竞争,那你错了,我们的主要对手是米格。”显然,这两家公司在互相争夺俄罗斯国防部和外国客户的订单。在20世纪90年代,类似的竞争就导致了伊尔库茨克和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工厂同时生产各自的苏-30。为了解决这种无序局面,俄罗斯在1996年成立了苏霍伊航空控股公司,意图合并苏霍伊设计局和生产苏霍伊飞机的三个工厂: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厂、伊尔库茨克厂、新西伯利亚厂。但伊尔库茨克工厂已经私有化成一个独立企业,甚至可以说是成为苏霍伊的直接竞争对手。苏霍伊控股公司和伊尔库特公司之间的“对峙”一直持续到2006年,随后两家公司都被并入另外新成立的联合飞机公司(UAC)。

  在竞争中,苏霍伊控股公司和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飞机厂难堪地发现,自己生产的“侧卫”都没伊尔库茨克的苏-30MKI先进,于是决定发展新一代苏-35战斗机来与伊尔库茨克竞争,并从苏-27“侧卫”的基本设计中榨取所有潜能。

  苏-35项目启动于2000年初,当时只是一个以出口为导向的项目,完全由苏霍伊公司和其合作伙伴筹资,苏霍伊公司在2003年的迪拜航展上首次公布了苏-35的模型。当时俄罗斯国防部正全力推进新一代战斗机PAK-FA的发展,除对现役战斗机实施中期寿命升级外,不考虑再采购任何“侧卫”新改型。这种情况在许多年后出现了改变,现在俄罗斯空军把苏-35和苏-30SM都视为是对PAK-FA的低成本补充。

  苏-35是一种单座战斗机,外形非常接近于苏-27,只是垂尾更矮,方向舵更宽,尾椎更短。苏-35取消了机背的大型减速板,改用方向舵同时外偏来减速。苏-35改进了内部结构并使用新型材料制造,配备了全新的四余度数字线传飞控(FBW)系统,用机载氧气发生器取代了传统的供氧系统,最后在维护上做到了视情维修。

  苏-35的主要改进体现在集成在KPrNO-35瞄准导航综合系统上,该系统的各种系统和传感器都由两台Baget-53计算机控制,其中包括季霍米罗夫仪器制造研究院的Sh135雷达套件、俄罗斯精密设备股份公司的光电套件、有导航、通信和数据显示系统。苏霍伊设计局在项目中负责对这些系统进行集成,这是一个全新研制模式,在过去的苏霍伊战斗机上,由仪表企业进行火控和飞行导航系统的集成,通常是罗曼斯科耶仪器设计局。PAK-FA战斗机也采用了这种全新的合作模式。

  Sh135“雪豹”(出口型是“雪豹-E”)无线雷达和“希比内-M”电子对抗(ECM)套件组成。N135是苏-30MKI的N011M“豹”雷达的进一步发展型,采用无源相控阵(PESA)天线,内置两台计算机,分别是“独奏-35.01”(原始信号处理)和“独奏-35.02”(数据处理和雷达控制)。Sh135雷达系统还集成了4283MP敌我识别问询机。与“豹”相比,“雪豹”的操作频率范围更宽,并通过改进天线和两级驱动装置获得了高达+/-125度的两侧扫描角度,增大了探测距离和抗干扰能力,而且具有更好的分辨率。根据苏霍伊公布的数据,出口型“雪豹-E”能够以跟踪边扫描模式跟踪多达30个空中目标,并用主动制导中距弹同时打击其中8个,在发射需要目标照射的半主动制导导弹时,可同时打击两个。在空地模式中,“雪豹-E”能够同时攻击4个地面目标。

  在峰值功率输出下的所谓“远距离探测”模式中(仅限于窄扇区扫描),“雪豹-E”能在350-400公里的距离上发现迎头的战斗机目标,尾追发现距离是150公里。在正常搜索模式中,雷达在开阔空域可以在200公里外发现迎头的战斗机目标,下视模式是170公里。虽然“雪豹”是季霍米罗夫研究院研制的,批量生产却交给国立梁赞仪表厂股份公司进行。

  俄罗斯精密设备股份公司研制的OLS-35红外搜索跟踪系统内集成了共享光学模块的热成像和电视摄像机,以及激光测距仪和目标指示器,光电反射镜的扫描角度是左右+/-90度,俯仰-15/+60度。OLS-35系统对苏-30大小的空中目标的尾追探测距离是90公里,迎头35公里,能同时跟踪4个空中目标。和苏-27一样,苏-35的飞行员也配备了“苏拉-M”头盔瞄准具。俄罗斯精密设备股份公司为苏-35研制了空地瞄准吊舱,内置电视、热成像摄像机和激光指示器。

  苏-35在机身上安装了6个由俄罗斯精密设备股份公司研制的导弹逼近告警器紫外传感器,提供全方位覆盖。根据苏-35出口型的数据,传感器对肩扛式防空导弹的识别距离是10公里,空空导弹30公里,大型地空导弹50公里。苏-35前机身两侧还安装了两个激光告警传感器,可以探测到30公里外的激光照射。

  苏-35S前机身上的传感器:单孔的导弹逼近告警传感器、双孔的激光告警传感器、以及进气道下方的瞄准吊舱

  由朱可夫的卡卢加无线R“希比内-M”电子战套件由接收部分和干扰部分组成,其中工作在最常见HF波段(H-J)的组件被内置于机身,如果有需要,还可以在翼尖安装两个中波段(E-G)的吊舱来增强性能。苏-35在尾椎内安装了6个14发UV-50干扰弹发射器,早期型飞机的六个发射器全部向上发射,现在改成其中两个向下发射。苏-35的雷达告警接收机是鄂木斯克的俄罗斯中央自动化设计局研制的L150-35“粉彩”系统,可以为反辐射导弹指示目标。

  苏-35的12个外挂点可最多挂载8吨武器,由RSUO-35PS外挂物管理系统管理。苏-35可挂载俄罗斯武器库中所有机载战术导弹,并还将在未来几年整合一些新武器。2012年7月27日,苏-35S首次试射空空导弹(可能是一枚R-7)。苏-35的基本空空武器由远距R-37M(还在研制中)、中距R-77-1和近距R-74M空空导弹组成。空面武器则由Kh-31PM和Kh-58USh反辐射导弹,Kh-31AM、Kh-35U(AS-20“独木舟”)和Kh-59MK(AS-18“卡祖笛”)反舰导弹,配备多种引导头的Kh-38M“通用”空地导弹,以及各种者250千克、500千克和1500千克的制导炸弹组成。

  虽然苏-35最初是个出口项目,但一直没有获得外国客户的青睐。直到2015年,该机的唯一客户仍是俄罗斯空军,后者在2009年8月订购了48架苏-35S。最初的两架苏-35原型机是出口型配置,第一架在2008年2月19日首飞。第三架原型机苏-35S-1于2011年5月3日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首飞,该机是第一架俄罗斯空军规格的苏-35S。头4架苏-35S都被用于试飞项目。

  由于苏霍伊遭遇航电集成难题,苏-35S试飞进展缓慢,直到2014年2月12日,首批12架苏-35S才交付泽姆吉基地(阿穆尔河畔共青城)的第23战斗机航空团。2015年7月,苏-35S开始交付中央角基地的第22战斗机航空团。2015年12月,苏-35S终于完成第二阶段国家试飞,所有已出厂飞机都升级到了最新标准。同时,俄罗斯国防部又订购了50飞机,使苏-35S的总订购数量增加到98架。

  2015年11月,俄罗斯和中国签订了24架苏-35战斗机的出口合同,终于获得了第一个出口客户。但这项交易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的确认,媒体报道双方只是签订了一份“协议”,还需某种形式的“批准”。其实俄罗斯早在2006年就开始向中国推销苏-35战斗机了,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多年来,中国即将购买俄罗斯苏-35的消息一直频繁出现。

  今年夏天,俄罗斯和印尼签订了8架苏-35的出口合同。对苏-35曾经表示出兴趣的利比亚和委内瑞拉由于国内问题重重,不大可能在近期采购这种战斗机。俄罗斯与利比亚的12架苏-35采购谈判曾进入到相当深入的阶段,并在2009年向一个利比亚代表团展示过该机。2013年,苏-35在巴黎航展上做了国际首秀,2014年又参加了珠海航展。

  在俄罗斯,苏-35S作为与T-50高低搭配的战斗机,至少短期至中期来看,采购数量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2002年,俄罗斯启动了一个升级项目,把现役苏-27升级成苏-27SM标准。这项升级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苏-30MK2的成果。

  苏-27SM的新型SUV-P-R火控系统是苏-30MK2的SUV-VEP的进一步发展型,包括集成有OEPS-27MK光电瞄准系统的RLPK-27P“剑-M”雷达、SILS-27M数据显示系统和敌我识别问询机。“剑-M”雷达具有单独的BTsVM-900计算机通道,可进行合成孔径地形测绘和探测水面目标,可引导Kh-31A(AS-17“氪”)反舰导弹及RVV-AE(AA-12“蝰蛇”)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OEPS-27MK光电瞄准系统则具有更强大的OLS-27M(产品52Sh)红外搜索和跟踪单元和“苏拉”头盔瞄准具(HMS)。SILS-27M为座舱提供了一个新的平显和两个6×8英寸多功能显示器、一个数据输入面板。

  升级的火控系统使苏-27SM能够挂载种类繁多的精确制导空地弹药,包Kh-31A/P反舰/反辐射导弹、Kh-29L/T/TD(AS-14“小锚”)激光/电视制导导弹、S-25LD激光制导火箭弹、KAB-500Kr和KAB-1500Kr电视制导炸弹。空空武器则增加了RVV-AE中距导弹。

  2002年12月27日,苏-27SM原型机(56号)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首飞,试飞员是叶夫根尼·弗罗洛夫。2003年12月,首批5架苏-27SM被移交给利佩茨克试飞中心。2004年12月23日,泽姆吉空军基地的一个团成为第一个接收苏-27SM的作战部队。到2009年,泽姆吉和中央角空军基地(海参崴)的两个团已经各装备了24架飞机。中央角的苏-27SM还换装了加大推力的AL-31F系列42发动机。后来这些部队换装苏-35时,他们的苏-27SM被移交给贝尔贝克(克里米亚)和贝索维茨空军基地的部队。

  苏-27SM的机头光电瞄准系统右移,但由于涉及结构改动,没有安装空中加油探管

  2010年印尼购买了3架类似的苏-27SKM出口型,至今仍是该机的唯一出口客户。

  2009年8月,俄空军订购了12架全新制造的苏27-SM(3)。这批飞机使用中国订单中未能交付的组件制造。其中第一架在2011年2月交付克雷姆斯克空军基地,另一些则给了利佩茨克基地。目前,把现役苏-27升级成苏-27SM(3)的项目正在进行中,首批两架飞机已经在2014年5月交付克雷姆斯克基地,未来这种飞机将交付贝索维茨基地。与苏-27SM相比,苏-27SM(3)的火控系统升级到了SUV-P-RM标准,能发射新型R-77-1型中距空空导弹,并用L265M10“希比内-M”的电子对抗设备代替了“索伯契亚”系统。

  编队飞行的苏-27SM(下)和苏-27SM(3)(上),两种的区别可以从SM(3)机背多一根天线分辨出

  在上世纪80年代,苏-33(SU-27K)舰载战斗机是苏联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对苏联雄心勃勃的航母编队建设起到关键作用。苏联解体前,苏联海军已经拥有了第一艘航母“第比利斯”号(如今的“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并在开工建造其他两艘:“里加”号(如今的“辽宁”号)和“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最终被拆除)。在研制苏-33时,苏霍伊设计局和中央空气动力学研究院(TsAGI)发展出了全新的三翼面气动布局来降低该机在起降时的迎角,后来部分苏-30和苏-34也沿用了这种布局。与苏-27相比,苏-33增加了着舰钩,加强了机身结构,加强起落架并增加避震器行程,改用双轮前起落架,机翼后缘采用大型开缝襟翼(苏-27只有内侧襟副翼),换装改进型AL-31F系列3(产品99A)涡扇发动机,紧急加力推力达到125.5千牛(12.8吨),机身经过防腐蚀保护处理。

  苏-33的火控系统在苏-27K的基础上进行了稍稍修改,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软件。火控系统包括RLPK-27K(N001K)雷达和OEPS-27K光电系统,后者的探测距离该与苏-27的OLS-27K(产品46Sh)。苏-33的导航系统中增加了“电阻器”-K42-BORT着舰系统,能以全自动、指令控制或手动控制三种方式着舰。苏-33的12个外挂点可挂载多达6.5吨弹药,弹药种类类似苏-27,如R-27/R-27E(AA-10“白杨”)中/增程空空导弹和R-73(AA-11“射手”)短距空空导弹。该机保留了内置GSH-30-1机炮。

  1987年8月17日,苏-33第一架原型机T10K-1首飞。在苏霍伊的莫斯科工厂制造了两架原型机(T10K-1/-2)后,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工厂在1990-1991年间制造了7架预生产型飞机(T10K-3/-9)用于试飞。1993-1996年间,26架生产型飞机交付给俄罗斯海军。目前,俄罗斯海军航空兵还装备21架苏-33,都隶属北方舰队的第279舰载战斗机航空团,驻扎在北莫尔斯克-3海航基地,目前已有1/3的飞机无法飞行。

  1999年4月29日,并列双座布局且安装了法佐特隆“甲虫”雷达的苏-27KUB教练型原型机首飞,但没有进入批生产。2004年,印度最终选择米格-29K作为新一代舰载战斗机,中国则以2004年从乌克兰获得的T-10K-7原型机为蓝本发展歼-15舰载战斗机,导致苏-33的出口成绩至今为0。

  经历这些挫折后,苏霍伊公司最终失去了对舰载战斗机的兴趣,主动让位给米格。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工厂目前在对现役苏-33实施大修和设备升级,为该机安装,其中第一条线是Gefest & T公司研制的SVP-24特别计算机子系统来增强该机的攻击能力。SVP-24可以根据飞机和目标的位置关系、风向风速,以及其他诸元,计算飞机投掷炸弹的提前量。俄国防部称这一计算机系统可将飞机投掷无制导炸弹的误差缩小到原来的三分之一,给飞机配备SVP-24计算机要比给每一枚炸弹加装制导系统更便宜。

  这一系统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发展,2008年俄罗斯国防部决定将其投入服役。SVP-24系统已经被安装在俄罗斯苏-24M、苏-25SM3以及图-22M3型轰炸机上。

  俄罗斯飞机公司旗下的米格公司已经获得了印度的45架米格-29K订单,并向俄罗斯海军交付完毕24架米格-29K。2015年12月1日,俄罗斯海军第100舰载战斗机航空团在叶伊斯克成立,米格-29K将逐步取代俄罗斯唯一航母“库兹涅佐夫”上的苏-33。

  在这次叙利亚作战中,“库兹涅佐夫”号搭载的正是经过SVP-24升级的苏-33(上),与没升级(下)前相比,仪表板右侧显示器的外形有所不同

  双线年代初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两大著名战斗机设计局——苏霍伊和米格在改组为公司后以不同的方式面向未来。罗斯季斯拉夫·别利亚科夫率领下的米格公司认为自己的任务是生产飞机而不是寻找客户,只要坐等俄罗斯国防部的订单就好。米哈伊尔·西蒙诺夫率领的苏霍伊公司则采取了相反的做法,他们很快就搞清楚俄军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有钱购买新飞机,让公司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寻找出口订单。因此,西蒙诺夫个人积极推动了俄罗斯向中国出售苏-27的项目,他还是把苏-27改装成苏-30MK出口型多任务战斗机的始作俑者,这种战斗机相当于美国空军的F-15E“攻击鹰”。

  1991年,印度空军表达出想要这样一种打击战斗机的兴趣,两年后的1993年6月,苏霍伊在巴黎航展上展示了苏-30MK多任务战斗机的原型机,特别瞄准了印度客户,让苏-30MK挂着Kh-29(AS-14“小锚”)、Kh-31(AS-17“氪”)和Kh-59M(AS-18“卡祖笛”)空面导弹和KAB-500制导炸弹亮相。而实际上,这架飞机一架只是挂了假弹的标准苏-27UB教练机。

  1994年6月,一个印度军事代表团访问了俄罗斯,印度飞行员试飞评估了该机。1995年7月,印度议会批准购买一批苏-30。1996年11月30日,俄罗斯和印度签署了苏-30MKI(I代表印度)多任务战斗机的研制和采购首批飞机的合同。在新德里资金的支持下,俄罗斯才得以发展完一些准备用在苏-27M上的最先进技术来,并准备以此来满足印度的要求。因此,虽然苏-27M的发展因苏联的解体而被终止,但其相控阵雷达、推力矢量发动机、三翼面的新气动布局得以被苏-30继承。印度苏-30MKI是一种双座多任务战斗机,是双座苏-27UB的进一步发展型,由伊尔库茨克飞机厂制造。伊尔库茨克厂在俄印合作方面早已积累了丰富经验,该厂在1968-1994年参与了HAL纳西克工厂按许可证制造米格-27ML战斗轰炸机的项目,当时伊尔库茨克厂的厂长阿列克谢·费奥多罗夫与印度的关系非常好。所有这些因素决定了伊尔库茨克将成为苏-30MKI项目的核心,并由此诞生了伊尔库茨克线MK系列战斗机。

  2016年4月上旬,俄罗斯国防部向伊尔库特公司下达了36架苏-30SM战斗机的订单,这是在短短4年内莫斯科下达的第6份苏-30SM合同,成就了该机的成功故事。自2012年3月23日起,苏-30SM的采购数量已达到惊人的116架。2012年9月21日,俄罗斯空军(现在的俄罗斯空天军)的第一架苏-30SM原型机完成了首飞,并移交给阿赫图宾斯克试飞中心测试。2013年11月,第一批作战型苏-30SM交付中俄边境赤塔附近多姆娜基地的第120混成航空团。2015年10月,米列罗沃的第31战斗机航空团成为第二个装备苏-30SM的部队。

  俄罗斯海军航空兵在2014年7月19日接收了首批3架苏-30SM,这些飞机先是来到叶伊斯克评估和培训中心,随后在2014年12月被部署到克里米亚萨基。2016年夏,驻扎在莫斯科郊外库宾卡基地的俄罗斯飞行表演队——“俄罗斯勇士”宣布要从苏-27换装苏-30SM。2015年9月,多姆娜基地的4架苏-30SM被部署到叙利亚,最初的任务是为俄罗斯打击机群护航。这些飞机一般是典型的空空任务挂载,包括4枚R-27R(AA-10“白杨”)中距空空导弹和2枚R-73(AA-11“射手”)近距空空导弹。

  与苏-35相比,俄罗斯军队引进苏-30SM的过程非常顺利,因为这种型号已经为国外客户生产了多年,相当成熟,只需细微调整就能适合俄罗斯的要求。苏-30SM后续测试评估也相当顺利,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国防部已经接受了订单数量的一半。当所有的合同执行完毕后,俄罗斯空天军和海军航空兵将拥有9-10个苏-30SM中队,这种伊尔库茨克生产的战斗机将成为俄军装备最多的战斗机,这对一种出口型战斗机来说无疑是惊天大逆转。

  伊尔库茨克的苏-30SM生产线同时也是出口数量最多“侧卫”。印度空军的一系列合同(第一个合同在1996年11月30日签署,最近一个在2012年12月24日签署)已经累计了272架苏-30MKI。到2016年年初,印度空军已经接收约225架飞机,其中50架是俄罗斯交付的整机,175架由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HAL)的纳西克工厂组装。在2016年初,印度空军又下了一个40多架苏-30MKI的订单。

  伊尔库茨克苏-30的其他出口顾客还有马来西亚(2007-2009年间接收了18架量身定做的苏-30MKM),阿尔及利亚(2007-2012期间接收了44架苏-30MKI(A),2015年4月,阿尔及利亚又订购一批14架,计划在2016-2017年交付)。2014年,哈萨克斯坦订购了4架俄军规格的苏-30SM,已在2015年4月交付,部署在塔尔迪-库尔干空军基地,哈萨克斯坦计划在2020年前最终获得50多架苏-30SM。

  苏-30MKI的可控攻角高达60-70度,并且能在“眼镜蛇”机动中达到100-120的攻角而不失去稳定性。这种敏捷性全亏了推力矢量发动机、全动前翼(两侧前翼可以对称偏转+7--70度)以及全新的SAU-10M-03飞行控制系统和SDU-10MK数字线传(FBW)系统。该机的两台AL-31FP涡扇发动机可提供122.6千牛(12.5吨)的最大加力推力。虽然尾喷管只能上下偏转,但左右喷管转轴的垂直中心线度(右喷管向右偏,左喷嘴向左偏),使喷管可以在一个V形相交平面内偏转,提供部分三维矢量控制能力。

  喷管的水平轴线度,这个巧妙的设计使宽间距喷管在推力矢量和差动操作中能同时提供纵向和横向控制

  苏-30MKI作战性能的最大改进来自其航空电子设备,尤其是RLSU-30MKI(RLSU是雷达控制系统的俄文缩写)“豹”雷达系统。该雷达的设计基于茹科夫斯基仪表制造研究院的N011M无源相控阵(PESA)雷达,并安装了印度制造的RC1和RC2计算机。N011M雷达的主要缺点是扫描角度有限,只有左右各45度,对于高机动性战斗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设计师把“豹”的相控阵天线安装在了一个液压驱动装置上,可以左右转动25度。整个天线千克,由于电扫特性,天线的机械装置不必像典型的机械扫描雷达那样忙碌,天线阵列一般工作在电子扫描模式,只在战术需要时才进行机械偏转。

  N011M的空空模式可同时跟踪多达15个目标,并同时攻击其中的4-6个。对战斗机大小目标的迎头探测距离是120-140公里,尾追60公里。空面模式中,对铁路桥的探测距离是80-120公里,一队坦克是40-50公里,驱逐舰是120-150公里。苏-30MKI的其他传感器还有OLS-30(产品36Sh-01)红外搜索和跟踪系统、以色列埃洛普公司的SU 967平显(HUD)、乌克兰的”苏拉-K“头盔瞄准具(HMS)和以色列拉斐尔公司的“利特宁”瞄准和导航吊舱、印度产的1410A敌我识别装置。在自卫方面,苏-30MKI配备了印度制造的“宁静”(Tarang Mk2)雷达告警接收机、以色列埃尔塔公司的EL/L-8222干扰吊舱、尾椎内安装了7个14发50毫米UV-30MKI箔条/热焰弹发射器。

  苏-30MKI的机体得到了加强,载弹量增加到8吨,12个外挂点可挂最多8枚半主动雷达制导的R-27R/ER空空导弹和2枚红外制导的R-27T/ET空空导弹,最多10枚主动雷达制导的RVV-AE(AA-12“蝰蛇”)空空导弹,最多六枚R-73近距空空导弹,俄罗斯苏-30SM还可以挂载RVV-AE的最新改型——R-77-1。空面武器方面可挂最多2枚Kh-59M导弹(带APK-9制导吊舱),最多6枚Kh-31P/A反辐射/反舰导弹,最多6枚Kh-29导弹(激光制导型需要配套一个瞄准吊舱果),最多3枚1500千克或6枚500千克制导炸弹,最多32枚250千克自由落体炸弹,以及S-8、S-13和S-25火箭弹。和所有“侧卫”一样,苏-39MKI也内置一门30毫米GSh-301机炮,备弹150发。

  为了发射Kh-59ME导弹,苏-30MKI的后座舱右侧控制台上安装了一个遥控侧杆。Kh-59ME可摧毁115公里开外的已知坐标点目标,发射后导弹在惯性导航系统(由无线电更新)的引导下飞到目标区域,此时开启电视摄象机,通过APK-9数据链把图像传回发射飞机,由后座武器系统官遥控导弹做航线修正。俄罗斯资料称这种导弹在手动遥控下的命中精度是2-3米,自动制导精度5-7米。

  其它国家的机型在配置上略有不同。阿尔及利亚的苏-30MKI(A)基本沿用了印度版的航电套件,只是用俄制L-150-20“粉彩”雷达告警接收机取代了“宁静”,也没有干扰吊舱。马来西亚的苏-30MKM具有经过稍微改进的“豹-M”雷达,并使用法国设备取代了航电中的以色列子系统,其中就有泰利斯公司的“达摩克利斯”瞄准和导航吊舱(这种吊舱增加了导航所用的前视红外(NAVFLIR)系统),以及泰利斯HUD3022平显和敌我识别装置。苏-30MKM还彻底更新了自卫系统,包括俄制L-150-30雷达告警接收机和萨博南非Avitronics公司的MAW-300紫外线导弹逼近告警系统和LWS-310激光照射告警系统,并且用俄制SAP-518自卫干扰吊舱和SAP-14护航干扰吊舱取代了以色列吊舱,可能是最先进的伊尔库茨克苏-30。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苏-30SM在配置上接近印度的MKI,甚至于其RLSU-30MK-R“豹-R”(N011M-R)雷达仍保留印度制造的计算机,只是作战模式有所增加。苏-30SM安装了L-150“粉彩”雷达告警接收机和7个14发50毫米UV-30箔条/热焰弹用于自卫。2013年,俄罗斯国防部向卡卢加的无线电技术研究所下达订单,购买用于多种新型战斗机的全新“希比内-U”(U可能表示通用)自卫套件,并首先装备了苏-30SM。苏-30SM还安装了俄制敌我识别装置和S-107-2通信套件。从2016年起,法国的泰雷兹HUD3022平显被俄制IKSh-1M取代。苏霍伊在2016年初开始宣传苏-30SM的出口型——苏-30SME,该机将全部采用俄制系统,不再依赖于法国、以色列或其他国家的航电产品。

  印度苏-30MKI的全面升级计划已经历了多年讨论,计划俗称“超级30”,不过从未得到官方确认。“超级30”将安装全新的计算机系统(据说是以色列设计的),以及全新雷达和传感器。其弹药库中将增加远程RVV-BD(R-37M)、中程RVV-SD(R-77-1)空空导弹、Kh-59MK反舰导弹。印度还希望该机能发射一些本国武器,如“阿斯特拉”空空导弹(2014年5月4日,一架苏-30MKI在印度进行的测试中首次试射“阿斯特拉”),并装备全新的自卫系统和发动机压气机叶片,在机翼和尾翼前缘以及座舱盖周围涂覆隐身涂料降低雷达反射面积,升级AL-31FP发动机的控制系统。此外在一个俄印联合的单独项目中,“布拉莫斯-A”空面导弹正被集成到苏-30MKI上。

  印度展出的“超级”苏-30MKI模型,安装完善的电子战套件,可执行防空压制任务

  今年年初,季霍米罗夫仪器制造研究院的负责人尤里·比利抱怨说与印度的苏-30MKI升级谈判已陷入僵局。双方原计划对雷达实施两阶段升级:第一阶段先用印度制造的新型计算机取代老型号,第二阶段提高雷达的探测距离和抗干扰能力,增加新操作模式。印度还一度考虑用苏霍伊T-50第五代战斗机的N036/N079雷达有源相控阵天线来取代无源天线,现在显然已经放弃。

  苏-30MK2能挂载的武器几乎和印度苏-30MKI相同。虽然共青城苏-30MK的外形上类似苏-27UB,没有鸭翼和矢量喷管,但其机身经过大大加强,能够在满油情况下还挂载8吨弹药起飞。

  最终,俄罗斯国防部决定订购一批苏-30M2作为苏-27SM部队的战斗教练机。该机基本上就是苏-30MK2的俄罗斯自用版,和出口型的区别在于软件、俄罗斯自用敌我识别器、数据以及其他一些小改动。首批4架苏-30M2的订单是在2009年8月下达的,这批飞机在2010年交付。2012年12月29日,俄国防部又订购了另一批16架苏-30M2,目前已交付完毕。

  2016年10月,共青城飞机制造联合体向越南交付了第4批12架苏-30MK2V中的最后2架(机号8593、8594),标志着共青城苏-30的停产,双线的竞争最后以共青城的退出而结束。让苏霍伊聊以慰藉的是,共青城苏-35已经成长为俄剧《侧卫》第二季中的耀眼明星,能和伊尔库茨克苏-30分庭抗礼了。

http://forexteach.com/cewei/2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