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测雨 >

信阳气象观测员:观风测雨看天色 防灾控险为民安

发布时间:2019-06-13 17: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天气预报,人们几乎每天都要听、都要看。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为了一条短短几十个字的预报,有些人像钟表一样工作着,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做着相同的事。用一支铅笔和一本观测记录簿,记录天公每一个“表情”,为每天天气预报提供基础数据。

  他们身着白衫却并非医护,他们与数据为伴却并非财会,他们守卫安全却鲜为人知,他们观风云变幻,测人间冷暖,他们就是气象观测员。

  提到这个职业,恐怕很少被人所熟知。古人常说“天有不测风云”,可作为一个气象观测员,目的就是要让它可以测。

  观天、测风、识雨,这就是他们的职责。气象观测员的主要任务就是在规定时间内收集天气实况数据准确无误地向上级通报,提供准确的气象资料。这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工作岗位,既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的奇迹,有的只是默默无闻的奉献和辛勤的付出。

  在信阳市西郊谭山包(北纬32°08′,东经114°03′,海拔高度为114.50米)的小山坡上,信阳国家基本气象观测站坐落于此。据了解,该站属国家基本气象站,主要从事地面气象、酸雨及紫外线的观测,其中地面气象观测数据参加全球气象资料交换,直接服务于国家的经济建设。

  据悉,每个气象站都有自动设备,通过自身的传感器、采集器、通讯模块,每天实时将采集到的当地风向、风速、温度、雨量等数据,以网络传输的方式反馈到省气象局数据平台。

  但是,不少气象站依然有人工地面监测员,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到户外进行气象观测。7月25日,记者探访信阳国家基本气象观测站,跟随观测员康红勋,体验了他们在烈日下的辛苦工作。

  记者在观测站看到,气象观测员康红勋正独自一人在坚守。“我每天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定时检查气象仪器,确保仪器正常运作;对设备进行检查、质控,以确保每个小时传输到气象台的数据正确无误,等等。”

  康红勋1994年从部队转业就来到信阳国家基本气象观测站,当气象观测员已经22年了,这份工作早就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我没有理由不选择这份工作,更没有理由不认真对待它。”

  如今,许多气象观测设备已经实现了自动化,康红勋大大缩减了户外工作时间。定时核对自动设备的数据,成了康红勋最重要的工作,“一旦仪器有损坏,必须马上发现,并且上报市局,还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排除故障。”

  临近气象站的观测时间点,康红勋打开电脑,重新看了一下传感器反馈的最新实时气象数据。他带上记录本和一支笔离开办公室,到气象站的观测场进行常规巡视。

  观测场是一个平整场地,就在办公室的玻璃窗外,上面铺满了草,草地上竖立着风向风速计、乳白色的百叶箱、雨量传感器等设备。

  从观测场回到办公室,康红勋统筹了各种气象数据,向省级气象局发送了常规的气象数据文件。在发送文件之前,他将数据翻来覆去地看了四五遍,“作为气象观测员,我们的时间是要精确到分钟,数据则要完全准确。再上传至省气象局。”

  这样室外室内的工作流程,在康红勋值班的一天内,还要人工编发报文,要重复五次:分别为上午8时和11时,下午2时和5时以及晚上8时。虽然观测站有倒班,但每次值班只有一个人。偌大的观测站内,对着五、六部显示屏,康红勋说,有时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为了保证每天准时发送数据,只要值班,康红勋前一天就会住在观测站的宿舍里,“总是怕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导致第二天无法按时上山。”在康红勋的梦中,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观测仪器突然坏了,无法发报,他发疯似的往站里跑。

  “观测员有时需要凌晨两点对天气进行观测,,凌晨是人最困最乏的时候,睡觉怕耽误事儿,不睡实在坚持不住,有的时候都需要同时定两三个闹钟。观测员一点半就要起床巡视一圈数据,凌晨1时45分左右拿着纸笔出去记录,观测内容包括压、温、湿、风、降水、天气现象、能见度、云高等气象要素。”康红勋向记者说。

  “每次采集数据,即使再热我们都不会带伞,因为伞的遮蔽作用会影响到数据的准确性。”康红勋告诉记者,气象监测人员需要24小时轮班值守,每小时都要到场地上巡视一遍,看一下仪器的运行状况,如果仪器坏了还要检修。

  观测完毕后,康红勋回到办公室,将人工观测的气象数据与传感器自动感应的数据进行对比,发现差距不大,确定仪器正常。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温度、湿度、风向、风速、气压,都得人工测,后来实施自动化监测,解放了一部分劳力。”康红勋说,一些无法用仪器自动监测的项目,则还需要人工观测。

  “不能早报、不能迟报,规定什么时间做什么观测,就得严格来执行。”康红勋告诉记者,所有的气象观测员的手表需要每天对时。他告诉记者,气象观测员对时间要求非常严,不允许迟到。“过了那个点,就意味着那一次的数据没了,这是不允许的,补都补不回来。”

  记者看到,在观测场内,唯一一块没有植被的黄土地显得尤为明显。在黄土里埋有两根温度传感器,旁边还直插着4支直通地下的深层地温传感器。康红勋说,这些温度计是用来测地面温度和深层地温的。

  “下雨的时候,大家都躲在家里,我们不行,我们不仅要往室外跑,还得认真看‘老天爷的脸色’。” 康红勋说,每天都有定时定点观测,是地面观测员雷打不动要完成的工作,只要到了观测时间,气象观测员都必须勇敢地冲向观测场,力争在第一时间里记录,而且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只要到点了,别说是打雷下雨,哪怕外面下刀子都要出去。”

  在外人看来,气象观测员的工作不过是出门看看天、记记数字和符号而已。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承受着多大的压力:工作被精确到分钟;每次发报必须在几分钟内完成,迟报、漏报、错报都要被全国通报批评;测量时哪怕有0.1的误差,都可能导致最终的预报结果“谬之千里”。(来源:信阳周刊 记者 李 凯)

http://forexteach.com/ceyu/8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